民族传统音乐的传承者刘克“离去”,为世人留下60首新编新疆民歌

编辑:小豹子/2018-10-16 17:28

  原标题:民族传统音乐的传承者刘克“离去”,为世人留下60首新编新疆民歌

  刘克和新疆著名音乐人亚迪卡尔(已逝)正在进行歌曲的后期制作

  新疆音像出版社原副社长、著名录音师刘克走了。

  9月25日下午,他因病抢救无效离开,终年61岁。

  他一生当中90%以上的时间精力以及兴趣爱好,都投入并奉献给了新疆的传统音乐文化。

  在过去的30年间,他曾多次深入天山南北。深入到新疆少数民族生活的最基层采风、收集整理民间音乐。通过他整理、录制、合成的民族音乐,都保留了丰富多彩、原汁原味的原生态民间文化。这些音乐在出版发行之后,深深地打动了喜欢新疆民间音乐的人们。

  从十二木卡姆录音带的出版到2002年十二木卡姆、《拉克木卡姆》《潘吉尕木卡姆》CD的录制及整套十二木卡姆的编辑出版,都萦绕着他的录音作品以及他在幕后付出的努力。

  从上世纪80年代初至今,刘克曾录制了自治区文艺团体的大量少数民族音乐节目,大型歌舞剧、电影、电视剧、轻音乐等,其中有很多诸如《买买提外传》、《热娜的婚事》、《长天火种》这样的经典作品;他创作的大型系列民族音乐《思路歌魂》《西域乐魂》分别被列入“九五”和“十五”国家重点出版选题。这些独具特色的音乐作品也曾在新疆和全国媒体播出,受到了各族群众的喜爱和欢迎。

  就在上个月,由刘克担任总负责人的《歌声中的新疆》项目中,60首以新疆民族音乐为题材的作品已经全部完成。这其中涵盖了新疆各少数民族、解放以来各个历史时期的代表作品。

  “我可以肯定的说,这60首音乐作品一旦推出,一定会在国内乃至国际掀起一股新疆民歌的潮流。这也是刘克老师从2014年初至今,呕心沥血完成的60部作品。但没想到这些作品完成不到半个月,刘克老师就离开了我们。”新疆音像出版社社长木拉提没有想到,刘克历时近四年时间将新疆本土音乐交响化的这60首作品,竟变成了他此生的遗作。

  《中国维吾尔十二木卡姆》(原始录音CD版)编辑出版小组会议

  “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两个星期以前,刘克将“歌声中的新疆”60首音乐作品的样碟交到了音像出版社。同时一起提交的还有最终出版的封面盘贴设计图。木拉提还记得,当时他和刘克在办公室里对着5张样碟时兴奋的心情。“他跟我说,终于赶在十九大之前完成了这60首歌。我们之前一直想用这一作品献礼十九大。他做到了。”

  9月25日,在位于银川路电力小区的刘克家中,木拉提作为刘克原单位同事,一直忙进忙出帮助刘克的家人接待前来悼念的亲友。噩耗来的太突然,面对刘克妻女的悲痛,木拉提的心也异常沉重。

  “他上周到我办公室来,我还跟他说,趁着作品完成这段时间,赶紧去住院调养一下身体,可他就是不听。他这个人为了音乐事业真的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从得知刘克送往医院抢救,木拉提就赶到了医院。他没想到这是自己陪伴刘克最后的时光。

  刘克的老友,新疆日报社高级记者、新疆画报社社长、新疆著名摄影家赵君安也说,“我连着几年劝他,现在退休了,每年冬天抽出一个月的时间。和我们一起去海南调养一下身体。他从来都没答应过,总是担心这些事耽误他的传统音乐推广事业。”

  《歌声中的新疆》:哈萨克斯坦国立交响乐团演奏新疆音乐录音现场

  “总怕时间不够用”

  “9月24日下午,他还给我打电话,说我们这两天抓紧整理一些手上的音乐材料。接着上60首歌完成的节点。争取更多的民族音乐推广的机会。”买买提江说,当天刘克还致电新疆出版总社的领导,希望可以在这周二讨论“歌声中的新疆”第二凤凰彩票网(fh643.com)部的工作如何开展。

  这是买买提江和刘克通的最后一个电话。

  在刘克的学生买买提江眼中,老师是一个常年口袋里装着播放器,走到哪里都在听录音的老人,“刘老师平常看起来就是个普普通通不修边幅的人。很少有人知道,这个面容和蔼的老者脑子中正在飞快运转着的,正是对新疆传统音乐文化的抢救、挖掘、整理、录制及出版。是他让新疆民歌长出了翅膀。”

  买买提江和录音棚的其他人都知道,刘克长期患有糖尿病,以及一些列的并发症。“他这两年越来越瘦,眼见着身体每况愈下。身体上一些并发症的病征都慢慢凸显出来。”就在9月23日,买买提江从刘克的爱人处得知他吐了血并一度陷入昏厥状态。但晚些时候劝他去医院检查仍然被他拒绝。

  “我们总劝他赶紧去医院检查,身体要紧,这些工作可以慢慢干,但答案永远是否定的。”刘克总是对买买提江说,要趁现在还能干的动,再多做一批音乐。新疆的音乐资源太丰富,有很多传统音乐正随着老艺人的逝去迅速流逝。必须要争分夺秒的挽救传统音乐,挖掘、整理、录制、出版。

  而这些正是刘克一直不舍得休息、不舍得住院检查的原因。

  “他在录音棚里从来不提自己的身体状况,也不许我们多过问。他说只要听到国外又传回最新编曲的消息,就神清气爽,就能立刻投入到与演奏员、编曲的热烈讨论中去。我这两天总是想,也许老师早就知道了他的身体状况。他只是想能多撑一天是一天,能多做出些好的音乐。”

  “他就是新疆民族传统音乐的传承者”

  新疆艺术剧院艺术创作研究部原副主任、一级作曲家、文化部优秀专家马成翔,曾和刘克在一起共事十几年。享誉全国的《思路歌魂》《西域乐魂》就是由马成翔协助刘克录制完成的作品。

  回想起这位多年的老朋友,曾经一起共事的画面仍然历历在目。“他岁数比我小,但在工作中,吃苦受累的活都冲到前头。”马成翔回忆,在1988年至1998年这十凤凰彩票官网(fh03.cc)年间,两人进行《思路歌魂》《西域乐魂》的录制工作时,平均每天的睡眠不到4个小时。

  这十年间,除了每年去北京进行三个月高强度的整理、编曲、合成音乐的时间外。其他时候,刘克都是带着录制团队深入新疆少数民族生活的最基层采风。

  工作环境艰苦,他们需要背着发电机下基层,自己发电、调节电压。录制环境恶劣,刘克就想办法通过铺地毯、挂毛毯,利用道具、幕布遮挡来完成录制工作。受到刘克兢兢业业的工作态度的影响,团队里的每一个人也都能够欣然克服各种困难。

  “刘克对自己要求特别严,他除了日常录制工作以及音乐合成工作之外。随时保持学习状态,时刻更新自己的知识库。要掌握国际最新的音乐创作与制作的讯息。”马成翔说,也许正是这种态度,刘克对民族传统音乐的掌握才更加精进。不管是哪个民族的传统音乐,他都能够通过各种艺术形式完美表达。既保护了原生态的传统音乐,也让这些民族音乐更为传神、更为感人、展现出传统音乐的神韵和魅力。

  “他是我们新疆民族传统音乐文化的传承者,他的离开,对我们新疆传统音乐的发展来说。是非常沉痛的损失。”

  “刘克,咱们家里的人都特别敬佩你”

  送走一批前来悼念的朋友,刘克的爱人黄连君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遗像中刘克的脸。虽然她的眼眶通红,但却努力让自己嘴角上扬。一边轻抚一边低声对着照片中微笑着的刘克说:“你做了这么多难得的事,为什么都不告诉我呢。刘克,你知道么,我们今天通过你的朋友、同事,才知道你在做着多么伟大的事业。”

  一进门的鞋柜抽屉里,还放着刘克的病例。在他患糖尿病及一些列并发症的这些年,每隔两个星期去医院取药、向医生反映病人最近情况的人,都是黄连君。每次面对医生“病人去哪了”的询问,她只能回答,太忙了,来不了。医生、身边从医的朋友都多次建议她让刘克早点住院做检查。但她总是劝不动他。“好话孬话说了一箩筐,可就是不听。每次都笑着糊弄过去。”

  黄连君只知道,即使退了休,刘克也仍然每天早晨7点准时出门。从银川路前往延安路的这段路程,需要花费一个半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刘克从来不迟到。

  每晚回到家,吃罢晚饭帮助爱人做完家务。刘克就坐在客厅靠窗的沙发下面开始听录音。“有时候听到兴起就跳起来,还拉来我一起听,让我做点评。自己边听边口述边记录‘这里要加一段手鼓’、‘这里节奏应该在和缓一些’。”

  黄连君说,因为同样从事文艺工作,两人又因为对文艺工作的共同热爱才走到一起。面对爱人的这份痴迷,她可以理解也表示支持,但对身体的草率让她生了不少气。“就这样,我女儿还总安慰我,说他虽然身体上有病痛,但在他热爱的音乐事业当中,整个人都容光焕发。精神上是很享受的,让我不要阻挠他。”

  “现在,我知道了你这些年的努力和成果。打从心里敬佩你呢。”

上一篇:以“传统”打破“传统”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