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飞:“鬼吹灯”IP打造独立体系 偏爱不传统的新玩法

编辑:小豹子/2018-10-15 16:57

  移动互联网搅动春水,文化产业资本大量涌入,成百上千的影视公司如雨后春笋,然而像向上影业这种刚满一周岁便获得如此曝光率的影视公司却并不多见。近日,向上影业创始人、CEO肖飞接受了记者的独家专访,这个什么都敢玩的80后出品人,在电影圈掀起的惊涛骇浪让人目不暇接。

  IP、众筹、影唱联动、VR、直播、网红经纪……这几年红遍各大论坛的时髦热词,都是向上影业计划书里的“key words”。作为向上影业的CEO,肖飞的个人履历同样让人眼花缭乱:2009年7月,他创立了星光UP传媒有限公司任总经理,组建了“80后娱乐团队旗舰”,经手过《鸿门宴》这样的电影项目,也执导过《爱情麻辣烫之情定终身》,还出过专辑给滕华涛的电视剧唱过插曲,就连综艺节目主持人他都干过……

  快刀斩乱麻大咖好基友组团来助阵

  2015年6月,刚刚成立一个多月的向上影业在第18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正式亮相,并宣布了“向上霸唱”IP孵化厂牌的正式成立,头炮就是宣布打造天下霸唱的奇幻探险作品《死亡循环》,该片将由天下霸唱担任剧本顾问,大股东华谊兄弟参与制作发行,阿里巴巴的娱乐宝也将粉丝融资的互动模式提到了创作初期。

  2015年11月21日,金马影帝冯小刚没去台湾领奖,反而在北京工人体育馆唱了一首《爱的代价》。这就是大名鼎鼎的《老炮儿》演唱会,也是向上影业作为股东入股的“PLAY UP+”所打造的“影唱联动”第一枪。

  2016年春节前,到了各大影视公司开年会发片单的高峰期,向上影业又在北京呼朋唤友:华谊兄弟王中磊、时尚集团苏芒,还有刚刚上任向上影业CCO的天下霸唱,乃至于画漫画的姚非拉、唱歌的金志文……王中磊说,向上影业的CEO曾经是个“夜店小王子”,如今他也变成了跨界资源收割机,各行各业都有他的“好基友”。

  2016年6月,又一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已经成立一年的向上影业联合时尚集团和小米办了一台颁奖典礼,红地毯上无人机全程直播,吴亦凡、帕里斯·希尔顿都来了。肖飞说,他知道电影节期间的活动多如牛毛,他要办一个不让人犯困的活动,顺便给好朋友们看看向上影业这一年里都做了哪些事。

  IP要豢养聚合时尚新元素才好玩

  《九层妖塔》和《寻龙诀》两部院线片早已尘埃落定,但凭借与天下霸唱的私交,肖飞硬是把这位老哥本人“买断”成了向上的股东,成立了“向上霸唱”IP孵化厂牌。

  除了《死亡循环》和《我的邻居是妖怪》,7月中旬,超级网剧《鬼吹灯之牧野诡事》也已经正式开拍,主演是王大陆、金晨和王栎鑫,只不过他们演的也已经不再是胡八一、Shirly杨和王胖子,而是更年轻的“盗二代”。

  年轻的主角、季播剧+网大番外的格局,还有黄晓明的投资、VR宣传短片的试水——作为一名年轻公司的年轻出品人,肖飞的所有点子都新潮而有朝气。

  他说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他愿意聚合自己生活中所遇到的商机,他希望实现传统影视公司想得到但做不到、甚至根本想不到的更多可能。

  采访实录

  Q:才成立短短一年,向上影业就不断地推出了很多大动作,您觉得这是不是也代表了整个行业的一种气象?

  肖飞:年轻人创业嘛,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一定要快,作为一个年轻的新公司,一定要跟传统的公司比起来有一些新的玩法,不管成功与否都要去尝试。比如说我们做了《老炮儿》演唱会“影唱联动”的模式,或者是我们现在在做“鬼吹灯”网剧的同时画漫画,我们在做一种跟传统不一样的套路或者说打法,这才能给这个行业带来一些新的想法、新的活力。

  Q:《老炮儿》演唱会是可以复制的吗?

  肖飞:我觉得一定是可以的,一句话说破了,就是一家以演唱会形式为主的电影营销公司,所有的电影都要做落地宣传,对资方来说,以前的落地是要花钱的,但现在其实打平了就是赚,而且“老炮儿”演唱会还赚了两百多万。比如我们《致青春2:原来你还在这里》的演唱会,全国要做10场,按以前来说就是10场落地活动嘛,我把它做成演唱会的形式;接下来10月31号万圣节的时候我们会做“鬼吹灯”的演唱会,这家演唱会公司做了很多年的个唱,比如说谭咏麟、刘德华的个唱他们都做过,那个更像一打一结,你可能今天接得到刘德华,明天就接不到了,那是不可复制的,反而换成“影唱联动”的模式,就可以跟不同的电影去合作。

  Q:为什么总是能想到这些比较新奇的点?

  肖飞:可能跟我人的属性有关系吧,我是属于整合资源型的,我认识各行各业的朋友,我就觉得那他们俩的跨界会不会有新的化学反应?

  以前都是大家自己做自己的,都是平行、不交叉的,比如我把时尚和小凤凰彩票官网(fh03.cc)米拉进来,小米是在科技领域特别优秀的企业,但它同时也是一个宣传的端口,无论手机端也好,电视端也好,这就是一种跨界,我就说我们的活动等于是最娱乐、最时尚、最科技,他们正好又都是我的股东,就是要把股东都用到刀刃上。而时尚集团做活动是很有优势的,术业有专攻嘛,我们合作的项目就包括一个新人选秀的活动,它本身是一个传统媒体,新媒体做得也很好,我这里有项目帮他们消化,他们有渠道帮我们推广,这是我想到的一个结合。

  Q:这几个跨界的元素其实都还挺潮的,这也跟您的个人属性有关?

  肖飞:时尚其实就是前卫嘛,科技其实也是,只不过它们没有发生过关系,我们用手机不都是想用最新款嘛,我们的“向上时尚之夜”就是第一次用无人机做直播,很多事情当你想到了却做不到,那为什么不让能做的人来做呢?比如电视的这些开屏海报,我们做内容,他们做渠道,向上其实就是一个整合优秀资源的平台,让大家一起发光发热。

  Q:您怎么看像直播、VR这种大量热钱投入的新项目?

  肖飞:我们做娱乐公司还是会更专注于内容,直播火,但我不可能去做直播,我不是互联网公司,但我可以做直播的内容,比如说网红经济,我们也在去研究,也会有新的动作。还有VR也是,我们“鬼吹灯”在拍超级网剧的时候,就会专门做一段VR短片,现在VR大家炒的很热,但都不落地。它未来发展走向究竟怎么样大家都不知道,只是在烧钱做这个事儿,我也准备投一家VR游戏公司,最近也在做竞调,一边观望一边尝试吧。

  Q:“鬼吹灯”的VR短片现在进度是?

  肖飞:就是跟《鬼吹灯之牧野诡事》超级网剧同时开始。

  Q:时长大概是多少?

  肖飞:可能就是10到15分钟吧。我体验过VR的问题就是5到8分钟往上会有疲劳感,它不适合做一个全片,比如说一个电影一个半小时我们可能会受不了,它更适合做推广片、预告片、宣传片。

  Q:目前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鬼吹灯》这个IP系统大概呈现是怎样的?

  肖飞:我是喜欢一鱼多吃的人,有了一个IP就希望能把它的价值实现最大化,现在我们的超级网剧已经正式开机,同时也会做院线、网络大电影的番外、游戏、实景娱乐。我现在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IP管理,现在这个行业IP过热,IP管理的人才很少,大家有时候为了赚一笔快钱,电影版权卖给了你,剧卖给了他,游戏、实景娱乐都卖给了不同的人,虽然能套一笔现,但对IP的伤害是很大的。当所有的支配权都在我手上,我知道什么时候要拍电影,什么时候做剧,什么时候做游戏。

  Q:是想做一个独立的体系?

  肖飞:一个IP中可能也有很多脉络,目前是平行发展,但总有一天会有交集,比如说漫威的钢铁侠、美国队长本来各做各的,最后成为复仇者联盟,像天下霸唱的这些作品,比如《死亡循环》、《我的邻居是妖怪》,还有“鬼吹灯”,他们可以平行发展,也会有交叉,可能《我的邻居是妖怪》里那个邻居是个猫妖,下一集“鬼吹灯”的时候就带着它一块儿产生新的交集,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功能。最近我也一直在跟天下霸唱开会,来讲整个世界观架构的问题。

  漫威的漫画其实也是一种孵化方式,随时有新进展,就像美国队长的黑化,向上跟天下霸唱的这种合作有一个最有利的地方就是我不是买断版权这么简单,作品是死IP,人是活IP,他可以按照我们的整个架构不停地创作,写新的故事。

  Q:接下来会有电影创作方面的打算吗?

  肖飞:我们今年有一部电影从头到尾都是我抓的,故事是我写的,找了编剧按照我的方向写了剧本,本来是想自己来导,后来发现一创业做公司真的没时间,你做一个项目怎么也得从前期筹备到剪辑完,最少大半年的时间,我只能等到公司成熟起来,在我不在的时候也可以照常运转的时候再好好去做这个事情。